零壹

[月影] 食慾



月島螢食量不大、雖然對吃食講究卻常沒什麼食慾,這點多數隊友都是知道的。因此合宿的時候,隊長副隊爸媽們總是盯著他,確認他吃下了足夠的熱量與營養。

這點可苦死了月島,拗不過烏鴉父母的好意,加上週圍一群大食怪與兩位美麗經理的好廚藝的壓力下,他總覺自己成了肥鵝肝的白鵝……每日都被硬塞的食物撐硬了胃。


好像已是多天沒有想吃東西的慾望了啊…月島傷腦筋的想。

也罷,無論想不想吃,總歸還是得被填塞的…只是這種,宛若成了牲畜食不知味的生活,實在有些痛苦。


口袋中的手機振動了下,滑開螢幕。看著山口傳給了他鎮上新開的米其林甜點店的開幕特惠宣傳,上頭鮮艷飽滿的澄紅莓果佐上純白的鮮奶油與透亮的糖液,竹馬的訊息寫道這位師傅可是自法國退休歸里開了小店,我們太有口福了小月合宿完就去嚐嚐吧。


他鎖著眉頭看完訊息,努力的回想著過去對甜食的喜愛卻不得,最後仍是回了


<不了,合宿完只想儘快回家休息,之後吧。>

他倚在窗邊,戴上耳機聽起古典樂,悶熱的天氣、悶煩的心情讓他實覺不快,外頭傳來那群不知疲累為何物的小烏鴉們歡快的吵鬧,器材室的門咔啦的打開,探進了一顆渾圓的頭顱。

「月島?總算找到你了!」

影山走進他躲藏的狹室,擰開了燈。

「你怎麼在這裡?收球嗎?」

當然不是,我怎麼可能是最後一個自主練習完畢的?你什麼時候看過我收球具了?要是平時,這堆吐嘈早出了口,但今日他實在乏困,無甚氣力嘲弄自家戀人。

「沒,找個地方靜靜罷了。」

拿下一邊耳機,聽得隔牆傳來了幾位學長大嗓門的喧嘩,他皺了眉。

「怎麼特別吵?」

「鳩田先生他們來探班,帶了一些冰的水果,谷地和清水學姊正在切給大家。」影山聳聳肩,「我是來找你的,雖然沒有草莓,但是有冰的西瓜跟蜜瓜呢!不來嗎?」



一定是天氣太熱了!!才不承認方才心中突地一暖,月島扶了下眼鏡一臉嫌惡的別過臉。


「不,我哪吃得下,剛才晚餐才被迫吃了整整兩碗飯。」

「才兩碗怎麼可能飽啊?!」

「又不是每個人都像王樣是個笨蛋吃貨,你快回去吧,否則鐵定搶不到,只能吃瓜皮了。」


影山張口本待說些什麼,聽月島這麼說,急忙的開門衝了出去。

月島嘆了口氣,帶上影山沒關好的鐵門,將mp3轉至蕭邦的大提琴協奏曲,重新戴上耳機吹著晚風,打開手機google了失眠與厭食的資訊,尋些解決痛苦的療方。

門板再度打開,影山雙手捧著一盤紅紫橙黃的果片,彎腿將門踢上,小心翼翼地端坐在他的身側,盤上兩隻鐵叉,靈巧的指尖捏起一只遞了過來,月島仍是搖了搖頭,影山也不勉強,叉起了多汁的瓜肉吃將起來。


<當個笨蛋真好哪!>


月島心不在焉的看著影山叉起了一塊蜜瓜,亮橙的果片滋潤欲滴,小巧的舌頭急忙探出在尖角舔去了滴下的汁液,齊列的貝齒開闔咬下熟成的瓜肉,薄唇一舒一抿的嚼動,淡橘的汁液自口角泌出,滑過下顎,順著蜜銅色的脖頸流下,駐留在突起的喉結上…。


影山瞇著眼滿足的吞下果肉,那喉上的凸點一上一下起伏滾動,月島不禁跟著咽了下口水-----



哎…他的食慾不藥而癒的湧上來了!



==

後記


「……嗚…你…別…別太過份了…呀啊……」

「別擔心,不會進去的。嗯?王樣不是要我吃水果,再餵我一點吧?」

「不…別弄得我整身…哈…嗯…啊啊…」

「哪,王樣下頭的這張嘴好像餓得很哪,想吃點葡萄嗎^_^~~」

「月島…螢!!你…夠了…等等…別…拜託不要…」



果然食色性也。




===


小短篇復健一下,抱歉很久沒動月影TAG了…

我還是愛著你們的~~

最近的連載中,影山越來越寡言,幾乎只是個給球機器讓我有點傷心

我不想要靜靜的王者啊嗚嗚嗚,懷念以前可愛的影山…

不過只要跟月月一起在場上,他們還是會說個幾句的~~

喜歡看他們總是有默契的攔網~

希望原作能發更多月影糖啊!!


好啦沒有也沒關係,我們自己割肉!!

评论(1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