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

【月影】 月の影,島の山(上)

       

        月島被急動的翻被聲驚醒,黑暗中眼角餘光勉強瞥見隔了一床的王樣坐起扶額微喘,顯是驚於夢魘正在平復。看著影山靜靜移開厚被躡腳走出通舖,他緩了一緩,輕手拿起枕邊的膠框眼鏡戴上,跟著起身。


        合宿的集訓所空間極大,深夜中半點燈光也無,僅有緊急出口的綠色光燈閃著,深夜中蛙鳴嘈雜,伴著梟類的低呼,走在闇暗的迴廊自然而生的恐懼席來,月島心中暗地抱怨影山走得太快,看不出他究竟去了哪裡…。正思考著各種可能,廊底亮起白光,然後傳來撒落的水聲。


        月島走進大浴間,順手帶上了門並扣上內鎖,更衣處的衣籃內丟著短衫短褲,他另拿了一籃,脫下折好自己的衣物放入,拿著短毛巾走進傳來淅瀝聲的浴間。


        他看到影山的雙手抵著壁上白瓷,低頭面牆,頂上蓬頭水開得極大,細密水柱滂沱砸上圓顱,水流順著柔細的黑髮順流滑下頸項,彎過蜜色肩胛,描過窄腰,流下頤直的長腿,積在趾邊成漥。


        真是動人的風景,他想,自然的伸手欲觸,當指尖濺到水霧時他皺了眉,直接走向前關掉龍頭。


        「月島?」影山回頭,不明就以的看著來人。


        「居然全開冷水,這樣很容易感冒的,」月島說著,順手將蓮蓬頭從頂架上拿下,調著水溫。「真是沒人服侍就不知道怎麼生活的王樣啊你…」


        「夏天沒關係吧…,就是睡得太熱了才想沖下冷水的…」瀏海貼在額上,水珠滑下滴入眼中,影山閉眼甩了下頭,像隻淋濕的小黑貓正豎毛甩乾身子。


        「就算想沖冷水澡,也不能只開冷水,要加些熱水調溫,否則會受寒的,」月島試了試溫度,覺得合適後,移到影山的肩上沖淋。「拜託王樣多學點一般平民的常識吧。」


        「我才不像你這小身板這麼虛弱!」影山搶回了蓬頭,將水開到最大,「囉嗦死了!你也想沖澡的話去其它位置啦!」


        「我沒有想沖澡,」月島走近影山,再一次的把龍頭關緊,取走影山手上的蓮蓬頭掛回架上。


        「我想上你。」


        還來不及被月島難得直白的短句嚇到,急躁且重力的吻便封住了影山因驚訝而微張的唇,墨藍的眼瞳瞬間睜大片刻,而後順從的閉上了眼瞼。


        月島的吻一向細緻綿長,轉換角度並重吻輕啄吸啜交互,總要影山感到自己喘不過氣而推拒方能結束,前次影山問過月島是否特別喜歡親吻,月島只淡淡的回道:「有嗎?」,便繼續動作讓影山吞回了疑問

        月島自己回想這個問題時,答案倒是十分肯定,應該說影山的雙唇幾乎是一切的起始,月島最初見到影山時,是那場影山死都不願回想的比賽,他見到離開球員休息區低頭坐在板凳一角,頭上披著運動毛巾的王者,看不見陰影下的表情,只能瞥見那咬牙緊緊的抿著、顫抖的嘴唇。


        半年後他們在烏野校外的公園相遇,受不了兩個熱血排球笨蛋的炙熱氣氛,他忍不住就想過去澆盆冷水,與影山來回的言語交戰幾句後,他亮出王牌,扒開王者最痛的傷口,看到驕傲的王者瞬間吐不出半句話,只能逞強的揪著他的衣領,眼神狠戾卻帶著痛楚的瞪著自己,與那日相同的是緊閉而癟著的淡色薄唇。


        《終於可以近些看到他的表情了啊》仗著高度俯視影山的月島這麼想著,忍不住嘴角微揚,雖然旁人看來都認為他是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影山也是。


        再之後他們成為了隊友,月島總忍不住沒事就調侃影山幾句,進而不論場合的爭執,苦了大地跟菅原兩位前輩老是調停,山口顯然是被前輩們約去懇談後刻意在兩人回家時提起與影山的相處問題:「我說阿月,你明明是最聰明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前輩們的意思,就別去招惹影山了吧,你不也一向會避開麻煩的嗎?」


        是啊,明明可以避開的,為什麼反而總要湊過去呢?月島想了想,回道:「那不是麻煩,所以沒有避開的必要。」山口一頭霧水,再繼續勸導了幾句,他也隨口回了便沒放在心上。前輩們的懷柔政策失敗,於是之後直接開罵或拖開兩人變成爭吵時的結局。


        那不是麻煩那麼是什麼呢,月島不得不承認那是種令自己愉悅的樂趣,他實在喜歡看到那位拙舌的王者讓自己惹毛時氣自己氣得得半死卻沒法在腦中搜出適當字句反駁的彆扭樣;喜歡他不服輸的由下往上瞪著自己時能近看那頭柔軟的黑髮旋和清澈的靛色眼瞳和齊長的睫羽;喜歡他總是微張後無話可說又閉上撅起的兩片濕潤薄唇。


        其實他也頗喜歡「球場上的王者」的,除卻那些標準漂亮的姿勢精準無比的舉球冷靜隨機應變的頭腦見者無不讚賞的部份外,他喜歡他跟影山之間幾近冷酷的默契,比方可以不經練習,直接要求影山給出一人時間差的托球,或是在自己決定攔網戰術後,不必言語也知道影山能跟進,甚至是彼此在球場有狀況時,少去關懷的問答卻能給予適當的配合。


        雖然旁人看來不是如此,畢竟月島實在太常針對影山嘲諷,不得不合作時也總是一臉的不情願,影山更是一見到月島就直起眼豎起毛警戒著。這樣很好,月島認為,只要眾人先入為主的如此認定,即使自己注意著影山,別人也只會認為自己是又在尋著機會找王者的荏,不會過多的遐想。山口除外,但是機靈的山口稍稍提過一次,他回以沉默後,便識相的不再談起。


        於是,他可以更肆無忌殫的觀察他的王樣。


        那時他也偶爾會想,像這樣長時間將視線停留在一個人的身上,一般的定義就是喜歡,或是愛。但月島從來不適用一般的定義,即使看著影山有時會正好四目相對而心跳,甚至看到特定的畫面,比如影山喝著運動飲料時,滑動的喉結嘴角漏下的液體與濕亮的唇會令月島出現青春期的男孩的正常反應,他也很冷靜的依現實狀況定義自己對王者有性方面的慾望,而不是定義自己喜歡上影山。


        影山一直認為倆人間的初吻是月島的難得的一時衝動,但月島鮮少有失去冷靜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個吻,其實是在月島腦中盤算推演多次並巧妙設計下完成的。


        那日月島看準了是日向妹妹的生日,日向絕對會早些離開,嶋田超商也正好是月休日,嶋田先生定會請山口社練完馬上去練習,而當季正值蜿豆收成時節,每日早起農忙的教練近來都不會延長訓練。他刻意的嘲諷惹怒影山,不像平時適時的收尾反而提出比扣球高度這種影山絕不可能拒絕的挑戰,在影山全力扣殺時湊過去讓球砸到,於是誤以為影山刻意傷人的主將難得動怒,月島順利的得到兩人收拾體育場的懲罰。


        在收拾時,月島刻意拖慢了速度,等確定所有學長們都道別離開後,才完成打掃,兩人回到社室更衣,影山抱怨著月島連打掃都想取巧偷懶,月島挑撥了一句連打掃時都要當國王的傢伙難怪沒有隊友受得了,十分奏效,脫衣卡在手臂上的影山怒目回頭,卻撞上不知何時悄悄站在背後的人,臉被捧住時他來不及甩開手上的衣服阻擋湊近的月島,轉瞬唇上即傳來了炙熱的溫度與濕度。


        月島原本依推測影山的反應計畫了幾個方案:A-1 影山氣得推開他,破口大罵-->那麼他欣賞對方大驚失色的表情,等對方罵完(反正影山的詞彙貧乏要不了多久的),然後不在意的笑笑,表示這點小事只是個玩笑。A-2 影山氣得推開他,轉頭就跑-->那麼影山會被他事先反鎖的社室鐵門擋下,他會拿著影山的側背包與衣服丟向他,嘲笑他要離開總不能光著上身。B. 影山嚇傻了,只知道驚愕的看著他啥反應也沒-->那麼他會幫他穿上外衣,然後拍拍他的頭解釋自己只是惡作劇,沒想到效果不錯。C. 最有可能的,影山狠狠的灌了自己一拳-->那麼他甘願承受,擦擦嘴角道歉自己玩笑開得太過火了。D…….


        結果一個也沒用上。


        他享用了對方的唇瓣,只覺比想像中軟嫩-----畢竟之前只吻過女生,本以為男孩子再怎樣也比幼綿的女孩剛硬些,吸啜了一下對方的上唇便放開,意外的沒有接到拳頭。他睜開眼,卻看到不可置信的畫面…。


        極近距離下,月島看著影山微瞇著眼,暗藍的眼瞳茫然無定焦的看著自己的方向,表情是前所未見的柔軟,然後他看見王者探出舌尖,輕輕舔舐著方才被自己吻濕的上唇……。


        也許這是月島第一次體會到何謂衝動,總之等他意識過來時,他已經壓著影山的後勺,狠狠的深深吻著他的王樣,吸吮那方才探出的舌,激動的不停的攪動,雙手捧著那顆圓顱換著不同角度,吻深得像是要將對方吞吃入喉,直到感到影山鼻息開始不勻的急喘,才不捨的放開對方的唇。


        影山倚櫃喘了幾口大氣,晶黑的瞳中有著被缺氧逼出的淚水,好似責怪又似怨懟的瞪了月島一眼,卻沒說什麼,繼續更衣完畢,催著月島離開部室。月島帶著驚疑,又帶了點居然沒能預測這個單細胞的行動真是被打敗了的複雜心情…走出部室步下土坡時忍不住開口:,


        「喂…王樣…你……」


        「幹嘛?」


        《難不成你很習慣跟人接吻?》這句話到口邊他又嚥了回去,馬上想到如果真是這樣,對方不會有連換氣都不懂的天真表現,又或者是影山真的單蠢到連接吻不是尋常隊友的交流都不懂?再或者是有哪個渾球捷足先登,欺騙這個沒常識的傻子說雙唇相接是同性正常行為?還是王樣只是事發突然腦袋無法運轉,只能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不,這種行為對排球笨蛋來說難度等級太高他應該不可能裝得這麼像……

 

(待續)

----------------------------------------------------------------------------

 嗯,寫過去寫得太高興了,完全忘了原本的時間線上他們才剛開始做……不過先請別期待太多,我真的不太燉肉的,頂多炒點肉絲加點肉鬆……

我個人偏好的配對中,及影NO.1, 月影第二,但及影的許多腦洞我都想用畫的,所以只能慢慢填了

這篇應該只有上下,等小飛雄生日賀的那堆草稿及時(如果可能的話…)解決了後,也許會畫個簡單的插圖給這篇月影補償一下月島

如果有喜歡或願意給點意見或是同好想閒聊一下的,非常歡迎喔~~

 


评论(11)

热度(74)

  1. ★Keplin★零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但愿长醉不愿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