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

【月影】 月の影,島の山(中)


「草民斗膽冒犯天威,王樣卻寬容海量----」

 

「算我拜託你說人話好嗎!!」

 

「…你沒生氣?」

 

「真搞不懂可以簡單點說的話為啥你就是可以說成那麼多難懂的字…生氣?沒有。」

 

「你還真是奇特,王樣…」

 

「你的意思是…我應該要生氣?」影山停下腳步,疑惑的偏頭回看走在後方半尺的月島。「我是不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做…但是,總比你討厭我好…」

 

「王樣就不會認為我那麼做正是因為討厭你嗎?」月島走到他面前,四顧一下週圍站定。

 

影山低了頭,半晌無語,又悶聲回道:「…我中學時一直都是被隊友討厭的,我知道被討厭會受到什麼對待。」

 

確認附近無人,月島低頭在影山有些紅腫的唇上沾了一下,說道;「放心吧,王樣,我並不討厭你。」,接著邁步超過他與他錯身而過,「…但是也不喜歡你。」

 

返家後,月島吃完微涼的晚餐後依循慣例戴上耳機,指尖滑過CD牆選一片利於思考的Bassa Nova攤開筆記溫習,一切顯的與日常無異,唯腦中不停的整清今晚獲得的資訊,考慮之後的行動。

 

首先,從影山的反應看來,應不排斥這樣的碰觸,或他是勉強接受只是事發突然而未明顯表現,可總不是直接的反感,預想大抵只要漸進引導不必使計用強,省心得多。

(作者按:月島你本來想做什麼…)

 

其二,歷經中學的陰影,影山十分害怕招隊友討厭,應是僅限隊友,看那傢伙平日在課室的表現是完全沒經營班中的人際關係,但在球隊中,即使是他明顯不喜歡也不擅面對的自己,每日也總會努力的來說上一、二句話。甚至…願意接受今晚的行為…

 

「你就這麼的害怕舉出的球沒有人接嗎?王樣…」月島不自覺的喃喃低語…

 

總而利用這兩點,只要多找點時機製造點機會,應該不難弄上手,畢竟那個王樣除了排球之外真的是個笨蛋。月島取下眼鏡熄燈,舒服的仰躺上床,順遂的一日讓他覺得今晚能睡得很好。他伸展四肢折手枕在頭後,正欲入眠,驀地想起對影山說的最後一句話,順帶想起他確是初遇影山日向時本能的就不喜歡他們倆。

 

自己不喜歡日向理所當然,日向當時,雖然現在也沒什麼改變,就是個沒什麼能力偏偏極喜愛排球奮不顧身的…白痴…,極易讓他聯想小時在看台上看到的哥哥,完全能想像最後他的努力仍無用時崩潰哭泣的糗樣,真是…討厭死了。

 

但王樣不是,雖也是個熱血球痴,卻是個天才,自己是不喜歡明知無用或只為了個社團活動拼命的笨蛋,可影山的天份任誰皆一看便知生來是吃這口飯的,他的努力並非毫無回報,甚能回報較庸才多個三倍……。

 

到底為什麼看他不順眼?

 

腦中響起一個極富魅力的聲線說出的話:「是啊,天才果然令人火大。」,那是IH對上伊達工在球員等候區時 ,恰巧進場的青葉城西隊長所說。大抵自己亦甚同感。

 

可憐的的王者帶著天賦的原罪,加之不擅與人交的個性,惹人厭幾乎是必然的結果。自己一向喜歡山口那般圓滑個性善讀空氣的朋友,影山除了在球場比賽時精明,日常時候實是呆傻拙笨,麻煩得很,不喜歡他想是理所當然。

 

偏生討人厭的王樣長了一張清俊的臉,與骨架較細卻鍛練得當的健實身材,憶起方才影山讓自己長吻後的表情,隨即有了反應,雄性生物真是麻煩,愛情跟慾望畢竟是兩回事,讓思緒隨意迴轉著,月島很快進入了深眠。

 

後續進展沒有月島所料的簡單,要能有與影山獨處又不必防人打擾的情況極其難尋。日向的妹妹不會天天生日,真巴不得日向有五個妹妹…不,十個更好…。且他們自然的習慣,影山總跟日向走,自己通常與山口一道離開,更是找不著任何增進進展的機會。

 

時運甚佳的是,所有運動社團都得面對考試危機,這倒成了他的良機,笨蛋二人組加上小幫手仁花與被鮮花吸引來的小蜜蜂山口專程來到他家課後補習,晚些母親送來了蛋糕飲料,是自己指定的城內名店的黑森林蛋糕。看著之前慶功宴時不過靠近教練的脾酒聞到酒氣就暈倒的影山,在母親親切的笑容前吃下蛋糕中的酒釀櫻桃,背過去的月島臉上出現了夜神月計畫通り的表情。

 

待得影山醒轉已將近半夜,在他道歉給月島添麻煩時月島不耐的嘖嘖作聲挖苦幾句,扔予他睡衣要他去洗潄,在他穿著過袖長過手的睡衣回來時嘲笑他短手短腳並偷拍了幾張收藏,說著「備用的被臥在櫃子裡勞煩王樣動動您尊貴的手自己來吧。」,最後在他完成床位後將人壓倒在方舖平溢著陽光香氣的被褥中。

 

但事與願違,當晚他甚至沒能完成計畫中進度的百分之一,怎知影山居然在長吻過後便睡眼迷溕的跟他道晚安翻身睡著了!!近距離壓在那張毫無防備的睡顏之上,傻眼的月島螢這輩子第二次覺得被王者給打敗得徹徹底底…。

 

更出乎月島意料的是,次日,他補完了計畫進度的120%。

 

隔日不過清晨五點,淺眠的月島即被折被疊床的窸窣聲響吵醒,他意外的看著影山已經換上昨日穿來的運動衫,正將被舖塞回衣櫥。

 

「王樣,難道你打算出去晨跑?」

 

影山回首「吵…吵醒你了嗎?真是抱歉,我出去跑個一小時僦會回來…」

 

「別鬧了!王樣你有點自知之明可否?!你這路痴是跑得回來?庶民我可不想為了尋找大人而遲到!少一天沒跑不會怎樣的,你給我待著!」月島翻身趴著將絨毯蓋過頭,睡得太少,他感到很疲倦,語氣十足不耐。

 

「不行啊…我現在一定得跑個步,否則這裡會消不下去……」

 

月島抬起頭,見到影山手指著兩腿間的小帳,一臉無辜……。原本昏昏欲睡的腦袋瓜兒瞬間清醒。

 

「難道你…一直都只用跑步來解決晨勃嗎?」

 

影山理所當然的點點頭。「難道月島不是嗎?」

 

廢話啊當然不是,月島突然懷疑起自律甚高天天晨跑的天才究竟是為了體能還是只為解決生理問題才保持強度如此高的訓練…照青春期男孩的頻率,若所有國高中男生都用這樣的解決方法,日本早稱霸奧運了是吧。啊啊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月島坐起仰頭將神遊的思緒喚回,轉過面對影山。


外連


木門傳來輕叩兩聲,月島的母親溫柔的的輕聲要兩個孩子下樓用早餐,還貼心的告訴影山有中西式兩類餐點供選,月島附和了幾聲說著隨後下去,與影山整理衣衫收拾背包,月島開了房門意示影山先行,錯身而過時,他聽到影山低聲開口:

 

「月島,謝謝。」

 

自己時常惡意愚弄隊內的笨蛋二人組,從未曾覺得抱歉,卻在聽到感謝的此刻,罪惡感直升……這個蠢蛋王樣!被人玩了還謝對方?!這傢伙一定哪天會傻傻的被人賣掉還幫數鈔票!使得他用餐時有些坐立不安,看著寡言的影山努力的回應自己熱情的母親與兄長的問候。

 

「螢他啊,個性扭曲又毒舌,一定給你們這些隊友惹了不少氣吧?」明光開朗的笑言,順帶把最後一顆荷包蛋夾到影山的盤裡。

 

月島挑眉瞪了他哥哥一眼,心想你這是要王樣怎麼回答?對方倒是一臉我說中了吧果然我最了解你了的神情,完全不在意弟弟銳利得要把他的笑容砍成兩半的眼神。

 

「不,月島是我們一年級的隊員中最高也最聰明的,只有他能注意到我們想不到的事情,無論是在比賽還是平時都是…。因為有月島的加入,我們的球隊才能這麼強的。」

 

這傢伙誇人也不會用點委婉的詞,月島難得不好意思的臉色微紅,只得裝著不在意的扶下眼鏡遮著。

 

「真的啊?影山君真是小螢的好朋友呢!以後也請繼續多多照顧我們家的小瑩喔!」月島太太溫婉的笑著,又舀了一碗稀飯給影山。看了牆上的擺鐘,催著一家大小用畢早點出門。

 

路上月島看著影山恢復平時的模樣,只是上個學也是神情肅然厲色,難以想像與今晨所見那陷入慾潮的魅態表情是同一張臉,那種模樣的王者只有自己得以一見,甚是令他滿足。想想王樣總是這副難以親近的兇狠表情也許是本能的保護,要是長著一張好臉偏又柔和易近,加上笨得要命又輕易信人的性格,定會引來不懷好意的傢伙,這笨蛋也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還是保持著這副兇樣虛張聲勢較好。

 

下午社團活動時,月島聽聞影山的英文測試還是沒有合格。難得的,再次對王樣興起愧疚。

---


寫太多字了,加個中吧……

上篇還說不寫肉,結果沒肉他們根本沒法發展啊~你們兩個真的是喔~



原來連放圖也會被查的啊…難怪大家都外連…



... 

评论(14)

热度(63)

  1. ★Keplin★零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但愿长醉不愿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