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

[及影] 為什麼小飛雄這麼難追?! (上)


--

對話繁多,本章青城眾主場。

--




及川徹很苦惱。



已經苦惱整整一個多月了。



不過,他隱藏得很好,保持無憂無慮開朗的樣子,語氣神情也是十足的玩笑趣味,沒事也總要調侃一下後輩說說同輩的垃圾話引來小岩打鬧松花嘲諷。

<唉…>


輕輕的嘆了今天的第三十二次氣,很輕很輕的嘆在心中,畢竟自己可是排球隊的隊長,不能表現出氣餒,免得隊友們以為是IH又輸給該死的牛若的原因,春高一定要贏的,要是讓自己的心事影響士氣的話就失職了啊!及川心想:


<真是太偉大了我!大家有我這種隊長真是---->

「我說及川,你還沒解決你的小情小愛問題?」

花卷拉上外套拉鍊,轉頭大聲說著。


<真是幸運-----等等!!剛剛小卷說了什麼??!!>


松川拉了把椅子,擺在及川旁邊坐下。
「從IH結束到今天為止三十三天,你居然還沒搞定烏野的二傳?真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好吧花卷我承認我實在太瞧得起我們的隊長了」


花卷:「看來這次賭盤全盤皆輸,猜最久的是國見的一個月,一個月也過去了,及川還沒把到他自以為偷偷暗戀了三年的後輩,結果沒半個人賭中,封盤。」

岩泉:「虧老子還賭你贏了烏野下定決心告白後一週內就能看到你們交往,下手川你真是太遜了…枉費我這麼信任你這傢伙的一張好臉。」

金田一:「我也以為會很快的啊!!還想說頂多半個月!畢竟影山從以前就根本就是及川前輩腦粉,應該及川前輩一開口他就馬上點頭了吧,怎麼知道居然拖這麼久?!」

國見:「我已經考慮了及川前輩臉皮太薄開不了口三次,然後死鴨子嘴硬的告白讓影山那木頭聽不懂三次,接著影山不相信以為及川前輩又在玩弄他三次,最後沒耐心的及川前輩強吻上去終於HAPPY ENDING,過程一個月也夠了吧!前輩居然還沒把那個笨蛋國王弄上手?!」

松川:「所以,以上國見說的步驟,及川你到底是卡在哪一步了?」

五雙眼睛同時對向被圍在中間動作僵住瞪大眼愣住的隊長。


及川:「你…你們…為什麼知道…」

岩泉:「全世界只要認識你倆的人都知道,所以才說你是<自以為的>偷偷暗戀。」

國見:「大家只是看在前輩已經嘴硬了三年的<最討厭的後輩>怕你下不了台階給你面子不戳穿你罷了。」

花卷:「是啊,看我還沒真正見過那位<討厭得要死的天才>前就知道,他喜歡吃豬肉咖哩頭非常圓頭髮很好摸不會看人臉色容易被動物討厭後頸很白髮際W型能精密傳球的指尖有薄繭指甲修得很好看……看這二年來你有多常把他唸在嘴邊…」

松川:「這倒是真的,今年終於見到傳說中的天才本尊時,我第一個想法是名不虛傳,頭是真的很圓…」

金田一:「二年前就夠明顯的,影山追著及川前輩追得多緊啊,而前輩嘴裡罵著白痴笨蛋討厭死了也從來沒認真拒絕過啊!」

國見:「每次影山失望了要放棄時前輩就又去撩他,什麼哪天我心情好也許就會教你所以小飛雄要讓我心情好點啊~~~」

及川:「等等…這句我明明是沒人時對他說的你又怎麼知道…」

金田一:「那時候的影山還會晃頭晃腦的來問我們,說怎樣才能讓及川前輩心情好之類,唉…真是懷念啊…」

國見:「想想影山後來跟我們決裂還不就是金田一你對他吼<影山別追不上及川前輩就遷怒我們這些隊友!>,真是…就告訴你那個面癱傲嬌經不起別人打臉,有些話儘管人盡皆知還是不能說破的。」

金田一:「欸…我當年那個<追不上>並不是那種意思……」

花卷:「言者無意聽著有心咩,當時那位天才面色如何?」

國見:「燒得可以煎熟兩個蛋。」

松川:「跟及川差不了多少吧,我看這傢伙的臉現在夠煎五個!」

岩泉:「好啦,別跑題了,所以嘴硬川你到底是卡在哪個步驟?」


一片寂靜。


一個拳頭砸在及川的頭上。


岩:「垃圾川你煩不煩,大家已經釋出最大的善意來幫你了你連點現況都不給是要怎麼幫?!」

及:「好痛啊小岩…我是沒辦法回答啊!!就沒有卡在小國見說的任何一步嘛!」

花:「啊?都沒卡住那不是早滾上床了嗎?那你苦惱個什麼勁?」

松:「難不成是卡在床上,那好吧,讓兄弟來給你示範示範…」

及:「小松你解什麼皮帶啊!!扣回去!才不是那樣咧!!我像是那種人嗎?我…我就是連第一步都沒踏出去啊…」

岩:「…………」

花:「…………」

松:「…………」

國:「…………」

金:「…………」


岩:「所以…你是說,我們好心的不追究你自主練習不到十分鐘,早上晨練總是遲個半小時,有事沒事就搞失蹤的這個月,你他媽的居然一點兒進度都沒有?!」

花:「你花了了整整三年終於下定決心要開口告白,結果你還是說不出來?」

松:「唉…我看這樣好了,讓你練習練習吧。國見你身材臉型最像那個影山,髮型改改穿個黑衣讓隊長練練台詞,說個一百次應該就不會結巴啦!」

國:「啥?!我才不要!噁心死了!」

及:「小國見好過份啊!!及川先生的告白是多少少女作夢也得不到的哪~~欸那不是重點,我才不是說不出口…是真的沒有機會說啊啊啊啊啊!!!」

岩:「怎麼可能都沒有機會!!你這一個月到底幹啥去了?給我詳細招來くそ川!」

及:「當初IH時,球落在三隻手掌中間的木板,長哨音響起,本來以為終於真正的贏了天才一次及川先生應該要非常得意的,可當我看到小飛雄萬念俱灰的跪倒在地上,不甘心的眼淚滴在拳頭,我的心真的疼的要死…那一剎那---」

岩:「那一剎那全隊都看到你的表情有夠不忍眼中滿是憐愛,手抖得跟什麼一樣。」

松:「我對花卷使了眼色,準備在你失去理智忍不住衝過網去抱人家的時候,一起出手把你抓回來。」

花:「我還跟松川點頭示意說你拉手我拖腳咧,還好你後來忍住了捏緊拳頭一臉緊繃的轉身走回來敬禮。」

及:「…不要打斷隊長說話!!總之那天我們贏了第二場後,我下定了決心…先是繞去了小飛雄家,想說他大概躲在房間裡哭鼻子正好可以嘲笑他後再安慰他再順勢抱他……小岩別打我啦!!我說的是很純潔的那種抱!……可是他還沒回家啊,我還跟他媽媽說了不少話他還是沒回來,最後我忍不住跑去烏野發現他才剛輸球居然就又跟小不點留下一直練球…我本來想等他們練完可他們也練太久…畢竟隔天就要打牛若了我實在掌不住只好放棄……」

及:「再隔天我們…又…被那個該死的牛若給贏了…那天我帥氣的臉迷人的眼睛哭得腫了…不適合出現在小飛雄面前,否則要是讓他發現了他的英雄也會哭紅了眼怎麼成…」

岩:「他早看過了!你是忘了二年前輸給白烏澤時你在他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還跟他借紙巾的事了嗎?」

及:「啊啊啊啊,沒有那種事小岩你忘掉忘掉!!總之及川先生一定要在最完美的狀況下給小飛雄終身難忘的告白啦!!接下來我每天都到小飛雄家的巷口等…可常常都等到了八九點都還等不到人…偏偏伊達工的校花也住附近,大概有鄰居以為我是去站崗騷擾的竟然報警了!!害得我被警察盤問了半天,真是的看我這麼帥的臉和完美的身材跟那種變態根本不同等級好嗎!!」

松:「鄰居只是搞錯騷擾的對象不是女的那位是男的而已吧,天天去站到九點本來就是騷擾……」

花:「我要是那位天才的父母早申請禁制令了,真可怕啊變態川!」

及:「才不是什麼騷擾!!及川先生是帶著滿滿的愛和真心誠意去等我的小飛雄的!」

國:「變態也都帶著對偶像滿滿的愛去砍人的…」

及:「小國見到底是怎麼看及川前輩的啊!!居然這麼說!!我真是太失望了!!算了算了,總之,為了避免讓小飛雄的爸媽鄰居對我觀感不好,只好放棄在他家附近等,得大老遠的跑去烏野,才發現他跟小不點每天都練習到很晚啊難怪我總等不到,可我自己也不能太遲回家只好特地找一天先跟家人說要跟小岩看排球影片,然後等小飛雄跟小不點分開後堵他…」

岩:「……你該感謝我在你媽每次打電話來的時候都幫你呼攏過去,要拿我當藉口也不先跟我套個招!」

及:「耶?!媽真的有打去查勤啊?!我以為說小岩他們應該很放心的啊!那天及川先生很有耐心的等啊等啊等到快九點都快餓死了,還得看著小飛雄跟可惡的小不點一路打打鬧鬧真是嫉妬死我了,小飛雄怎麼可以這麼自然的隨便那個小矮子在他身上磨磨蹭蹭抱來拍去啊啊啊啊啊我真想埋了那個小短腿!!好容易等他們吃完肉包小不點跨上單車離開後,我深吸了口氣才正要走過去……結果突然兩隻手拍到我肩上嚇得我臉都白了!!」

==

及川的雞皮疙答從腳底漫到頭頂,他顫抖的回頭,近距離的看到放大的黑了一半的臉一頭銀白髮附根呆毛嚇得他大叫一聲

「媽啊有鬼啊!」

咔嚓!!

「拍到了不錯的畫面啊!原來風流倜儻的青城隊長也會有驚慌到翹小指翻白眼跌坐在地的時候呢!」

拿著手機的東峰、黑著臉的菅原、叉著手的大地居高臨下的站在坐倒的及川眼前。

「那麼,請問您跟蹤我們隊上的二傳手學弟有何貴幹呢?」烏野的媽媽帶著微笑,彎著的眼加上淚痣顯得爽朗可愛--------如果他的額上沒有十字青筋面色沒有黑了一半的話。


「各位…有話好說…我…只是來找我可愛的要死的後輩-----」


「真遺憾啊及川君,影山已經不是你的後輩了喔~~你這種擅自把我們家的後輩納為己用的用詞讓我很不愉快呢,麻煩您改改口唄~~」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沒聽過嗎…可是爽朗君好可怕啊唉唉…人單勢薄今天還是先讓步好了…),我…找小飛雄說幾句話而已…不行嗎?」


「你可真有耐心,在體育館外站了兩小時又跟到商店前就為了說句話?何必這麼麻煩呢?有什麼話跟隊長我說一聲定為您詳實轉達給影山的。說吧。」


喂喂喂…這話哪能說給你聽啊,還有好歹我也是隊長啊為什麼有種被澤村的氣勢完全壓過了的感覺,真是討厭……


「呃……這…我想還是親自告訴小飛雄比較好…」


「啊啦!這更讓人好奇啦,究~竟~~是什麼祕密要讓過去對影山避之唯恐不及的及川君迂尊降貴的來找他說呢?」


「而且是不能讓他人知道的話呢……八成跟過去你<私下>跟影山說的那些事兒差不多的吧。」


「什…什麼?小飛雄…告訴你們以前的事?」


「瞧你這心虛的表情,看來你對自己做了什麼心裡有數嘛…」菅原彎下腰,一直客氣的笑著的嘴角漸漸的往下轉,溫和的眼神變得冷酷。「被你和過去的隊友們傷害了的影山,在我們烏野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恢復了自信的笑容得以站回球場,你以為…我們會這麼輕易的讓你再次糟踏他嗎?」


「這次就算了,別再跑來烏野靠近我們的二傳後輩。再有下次,我們可不保證你引以為傲的五官還會在原本的位置保持正常的形狀啊…」澤村平穩厚實的語調跟說出口的威脅字句完全不搭卻令人膽顫…。


「滾吧!」從頭到尾沒說過半句話的東峰,只陰著臉握著拳用了兩個字便讓及川撒腿離開。


==


及:「……就是這樣,所以後來我根本沒有機會靠近小飛雄!!每次遠遠的還沒走到體育館,烏野的那些傢伙簡直像幽靈一樣隨時都會突然出現在背後,而且他們的防守有夠嚴密,總是有不同的人陪著小飛雄回家!!真的是找不到半點破綻啊啊啊!!」


金:「喂!!烏野的傢伙到底把我們想成什麼了啊!中學時候明明我們才是受到高壓的獨裁國王欺虐的可憐奴隸好嗎!?為什麼反而被說成這樣?!」

岩:「烏野的隊長們看來不是那麼不明理的人啊。而且我印象中他們有去看你們那場最後的比賽,是影山告訴他們的話讓他們這麼想的吧。可影山那孩子也不是會造謠誹謗的人……」

松:「所以,重點是,及川你當年到底都<私下>跟你的小飛雄說些什麼啊?」

及:「……我…那個時候,還沒有發現自己喜歡他嘛…然後…中一時的小飛雄又是那麼可愛好騙,所以忍不住…偶爾會小小的…捉弄他一下而已…」

花:「比如?」

及:「……比如…告訴他用力抱著我的腰,要能把我舉起來表示臂力夠強發球就沒問題了,或是教他坐在我的腿上鍛練腰力和扭力的方法或是----好痛啊!小岩!!你這次是真的揍了啊!!」

國:「……這毫無疑問的是誘拐孩童吧…」

松:「更嚴重…這是誘姦了吧…」

花:「猥褻幼童罪可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那位天才當年滿十三了嗎?」

金:「如果發生在第一學期就還沒,過冬至的話剛滿十三…」

及:「欸欸欸欸你們那是什麼眼神啊~~~」

岩:「…到剛剛之前罵你變態都還是說笑,我沒想到你真的…十足是個變態…」

松:「戀童的變態!」

國:「喂喂,FBI嗎?我要檢舉…」

及:「我才不是戀童癖!!那是因為我喜歡小飛雄好嗎!?他現在都長到一百八了我還是喜歡他啊!」

花:「本來是想幫你的,可是現在真的不知道該不該幫啊…如果哪天你被起訴了我們成了幫助從犯怎辦啊?」

松:「現在還好,及川也還沒滿十八,還有兩小無猜條款可以通融,今年他生日一過滿十八就麻煩大了!」

花:「兩小無猜條款的重點是要雙方合意,依現下這種情況顯然對方完全無意啊!」

及:「不不不!!才不是完全無意啦!!聽我說啦!本來我也差點要放棄了,可是!一週前,小飛雄居然主動跑來找我了!」

松花岩金國:「啊?!」

及:「接下來整整半月,無論我什麼時間過去找小飛雄,總是有阻礙的烏鴉存在。眼鏡君和光頭君還老是一個威脅一個冷諷的氣得我差點想放棄了!


那天星期一隊練休息,我正在苦思的我的告白大計,老姊硬是要我去接猛排球教室下課,本來我是很不情願的,受不住姊姊一直呱呱叨唸的,我想算了出去走走也好過忍受這些碎罵…。


猛從教室向我跑來時,旁邊突然傳來小孩爆哭的聲音,在場所有人集中視線過去,看到那個穿著白襯衫手足失措又是道歉又是安慰的高挑少年的背影。

我的心臟突地猛烈收縮。

他轉過頭來了…

「及川前輩!!」

「飛雄!」

啊啊!!我不信教,但是這一刻我真是感謝上帝!

然後,小飛雄為了想問怎麼解決他跟小不點的爭執,居然向我彎腰低頭說著<及川前輩,求求你聽我說吧!>

上帝、佛祖、阿拉、天照大神我全都在心底叩謝一番了!」

松:「嗯,上帝、佛祖、阿拉、天照大神都給你這樣的機會了,可你卻還是沒告白成功?到底在搞啥?」

及:「唉…我當時也覺得真是天賜良機萬事俱備…可是…只能說不怕遇到神一樣的對手,就怕遇到豬一般的隊友……等猛拍完「飛雄向及川前輩俯首照」,我擺出最酷帥的姿勢和表情,撥著頭髮對小飛雄得意的說<說吧,什麼事,我可是很忙的>,然後…那個小白痴侄子居然大聲的對飛雄說:<徹你不是剛剛說被女朋友甩了所以很閒嗎?!>,天啊啊啊啊啊~~~!!」

花:「將軍!」

松:「死棋!」

及:「唉而且我再怎樣也不可能在這個大嘴巴侄子前跟小飛雄告白啊!!最後…只好…勉強提點他要尊重小不點的主導權…然後耍帥的對猛說<我們走!>,以保留前輩的尊嚴等待下次機會……。」

花:「太多吐嘈點了…誰先來…」

金:「及川前輩你居然提點影山那傢伙!!要是讓怪人組合活躍起來春高就麻煩了啊!!」

國:「難得人家來找前輩而且沒有任何敵營的阻礙卻被自己人給陰了啊!平常一定太少賄賂你的侄子了。」

及:「欸嘿~可是,在猛說出女朋友這句的時候,小飛雄的表情非~常~的複雜啊!!這不是表示其實他很在意嗎?可見…」

金:「我們不是一開始就說影山是喜歡前輩你的嗎…」

松:「要命!明明郎有情妹有意…啊不是妹,算了沒差…結果現在搞到人家家人鄰居隊友伙伴都聯合起來阻止你靠近高嶺之花,一手好牌被你打成這樣真的是蠢翻了啊隊長!」

花:「是啊,明明手上有26同花大順你卻把大老二當單張打出去了,這下要怎麼救……」

國:「看來只能直接放棄了……」

及:「不可能!!我絕對不要放開小飛雄的手!」

岩:「你根本還沒牽到啊哪來放開…」

及:「各位!我們不是有情有義的青城排球隊嗎?」

松:「情義是建立在大碗叉燒拉麵~」

花:「加份餃子跟溫泉蛋上的」

及:「……我請…」

岩:「這樣下去實在不是辦法,幫你就是了,畢竟春高是我們最後打敗白烏澤的機會,讓隊長這樣老是心不在焉的也不是個法子!」

松:「開會吧,往拉麵店出發!及川把財布交出來!」

及:「各位…我--相--信--你--們--喔……」(泣~)






(待續)



(註) 法律相關皆為台灣的刑法,與日本不大相同。

北一かきく長漫太悶了…所以歡樂的東西就滲出來變成這樣XDDD

本來是漫畫腦洞,寫一寫就發現絕對畫不完…

下章重點應該就是青城眾跟烏野眾的角力~~如果我寫得出來的話^^/

歡迎給評給意見,給靈感腦洞也行啦拜託>”<~

评论(2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