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

[及影] 為什麼小飛雄這麼難追?! (中)

上集


--
微大菅、有偽影菅影的描寫
--


影山飛雄很苦惱。



已經苦惱了一個多月了。



之前他煩惱著和日向的配合,明明已經找到了明燈方向,得到最敬佩的前輩和隊上教練的支持,他努力的苦練停空的托球,本以為可以就這樣沉浸在硺磨球技的快樂中,可他發現了情況的不對勁。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好像…就從IH後沒多久就開始了?



他查覺找不到隊友的時間變多了,合宿時午寐醒來發現剩自己一個人在通舖、晚上練球時只小經理陪著,臨時想找人幫忙卻發現整隊人馬都不知躲哪去了、有時會發現前輩們彼此私語偶爾也找山口日向月島,就只有自己從來不知大家在談些什麼。


狀況實在太像……中三被稱為國王排擠時…北一隊員總在背後批評責怪他,一見著他就眼神閃爍的分開…。



可又有完全相反之處。



中學時,他只能獨來獨往,不會有人想在隊練之外的時間與他有任何接觸。可現下是突然他沒了獨處的時間,以往自己與日向最後離開,現在卻總有前輩練習得跟他們一樣晚,甚至連那個月島竟也有待到與怪人組合一起離開的時候。



影山原本認為是合宿受到全敗的刺激的結果,球隊能這麼積極練習也是好的。



可為什麼他家附近的關東煮攤和LAWSON便利商店最近這麼受到隊友們的喜歡呢?老是有人說要吃些宵夜或買些什麼而跟他同路返家。



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影山絞盡腦汁自知想不出個所以然,只好在中場休息時勉強拉下面子低聲向最親近的搭檔探問。

「什…?!沒…沒有!!你不要亂想!!絕對!沒有!!大家沒有討厭你!!」日向慌得口齒不清,眼神亂晃。


「可是…」這麼誇張的反應,要影山信服也難。


「真的不用擔心,影山」


菅原注意到動作奇特的日向,走了過來,揉了一下影山的黑髮,然後突然一把抱住他。


「菅原前輩……?」


「這次,我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的!」


「欸?」


「真男前啊,不是我說…」 

西谷遠遠的看著,然後轉向一旁望著兩人笑得慈祥的大地。


「難道我們都搞錯了,其實大地你跟菅原你是在下面的那個?」


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東峰畏縮的拍了一下西谷的肩,

「我說…阿夕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嗓門真的很大…」


「啊?」


「西。谷。…」大地的臉色真是暗得不能在深,

「看來我只好證明一下攻方隊長的威嚴了,練一百個托球跟二百個扣球你選哪個?」


「喂…我可是自由人耶!」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選哪個?」


--



今晚,日向離開後,居然是月島山口跟自己同路回家?!這…再怎麼說都很詭異吧……影山心想…到底該怎麼辦…向誰…



「別多想了,王樣」


「哇啊!!」


「哇喔!原來影山被嚇到的時候也會這樣彈開啊?!」山口笑嘻嘻的說著,「怎麼了?」


「……你們今天…為什麼跟我一起走?」


「蛤?!誰跟你一起走了?我們不過是今天正好要去LAWSON,正好同路而已。」

月島露出了招牌不屑笑容,扶了下眼鏡


「是啊,我家人託我買三鷹之森的票,這附近最近的LAWSON就那家,沒辦法啊。」


「還是尊貴的王樣覺得跟庶民併肩丟臉?那好,小的會記得走在離王樣十步遠的後方。」


「我沒那麼說!拜託你別老是曲解我的話!!」

影山立馬放棄方才的想法,居然會認為月島會告訴自己什麼,真是想得太美了啊!


月島向左後撇了一眼,放慢了腳步,往一旁的小巷走去。


「…你…」

都這麼說了對方居然還是這樣敵意滿滿,影山真是覺得氣悶,低了頭咬牙轉身大步快走只想早些返家。


「影山影山…阿月他不是你想的那樣啦!!你等等我~~~」

山口見狀只得跑步跟上影山,不停的勸慰~~


巷弄中,月島再次對上了這個月來見了數次的敵隊隊長。


「算你運氣不好,今日要是田中日向那兩個笨蛋陪著王樣的話,貴隊的調虎離山計可能就奏效了啊!可惜我呢,沒那麼容易上當~~」

月島微微抬起下巴,嘴角嘲諷的上彎眼中有著得意,前頭幾條街也有故意露出青城隊服或白色方包的人物閃過,但月島已經明瞭了哪個才是真主角。


「怪了,我看你跟小飛雄也算不上感情好,居然這麼大費周張的護著他,不嫌麻煩嗎?」

看來今天是又不成了,及川乾脆改變策略目的,套套烏鴉群中感覺與影山最不合的月島。


「呵,我倒不是護著他,只是不想輸給你們罷了!尤其是你這讓人見著就不順眼的傢伙!另外,我們的副隊媽媽跟隊長爸爸對王樣的貞操可是堅持的很,忤逆他們的代價太大,沒法兒只好跟你們玩玩囉。」


「……還貞操咧…你們也把我想得太差勁了吧!」


「你要是真覺得過去的所為不差勁的話,不妨跟王樣的父母聊聊如何?或是我們去鼓動王樣與他的父母找你談談?」


「你…這傢伙…真的是讓人火大…」


「多謝誇獎~」


月島抬了下顎,鏡片後如彎月般的金眼露出了勝利的光芒。


--
烏野的二、三年級圍坐在社團室內,四腳矮桌上散落著幾張畫寫了不少的白紙,菅原一臉嚴肅的看了隊內伙伴們一圈。


菅:「這一週來,很明顯的已經不是只有及川一個人在向影山進攻,大概是他終於拉下臉去向青城的隊友求救了。」

緣:「嗯,這不是早料到了?菅原前輩你怎麼這麼嚴肅?」

地:「因為出現了異常的狀況....」

菅:「這週青城的傢伙對影山回家的時間實在掌握得太準了,七日沒有ㄧ日沒出現,以往頂多堵到倆三次、況且,我們還硬是想辦法讓影山換路或改時間,青城的傢伙居然都能準確出現......」

西:「這麼一講,我也覺得有個地方很怪⋯⋯之前他們都很害怕阿旭的,最近明顯的不太理他了⋯⋯」

木:「是東峰前輩露餡了吧!畢竟他本質還是膽小嘛..」

緣:「我聽到玻璃碎掉的聲音...」

地:「不、這點真的十分奇怪,畢竟東峰可是連伊達工的三年生路上看到都會怕的角色,跟我們更不熟的青城的傢夥怎麼有辦法短時間內知道他的懦弱本質!?」

緣:「天啊真的是碎滿地了.....」

西:「別在意啦,旭,懦弱的王牌還是王牌嘛!」

木:「西谷…不懂安慰人就別說話比較好。需要掃把嗎東峰?」

緣:「啊!這就是菅前輩今晚只讓ㄧ年級的去陪影山的原因啊⋯⋯」

菅:「看來大家都大略猜著了.....」

菅原雙手手掌十指交錯,肘撐在矮桌,眼神ㄧ凝,標準的碇源堂姿勢。


「我們鳥野排球隊之中⋯⋯有個間諜!」


--


青葉城西的三年生四人組坐在拉麵店中,及川依依不捨的放開錢包,哀傷的看著鈔票ㄧ張張送入點餐機。



岩:「真沒想到,烏野的防禦網這麼牢靠!之前不該笑你的及川,找個機會居然這麼難!」

及:「嗚嗚嗚嗚小岩終於了解我的苦處了....嗚嗚嗚嗚我好感動!」

岩:「くそ川你別把鼻嚏往我身上抹!!也不止我了解你的苦處吧,你瞧今天花卷特地把一年級的支開不也是為了你的財布著想!」

及:「小卷~~~~~~」

花:「岩泉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像是那麼體貼的人嗎?」

松:「要體貼也不會用在及川身上,太浪費了!」

及:「太過份了吧!!把我的感動還給我!!!」

岩:「別鬧了煩人川!所以花卷是在打啥主意?」

花:「烏野的防護網我是早料著不好解,但怎麼說雙方陣營人力是差不多的,防守方比攻擊方更需要人手!況且我們還有神祕的準確情報…這樣還整整一週碰不著半個空實在太不可能,只有一種狀況....」

松:「對方已經知道攻擊時地,重點防禦即可!」

岩:「所以你特別調開國見金田一的意思是.....」

花卷雙手手掌十指交錯,肘撐在矮桌,眼神ㄧ凝,標準的碇源堂姿勢。


花:「沒錯,他們倆人之中,有個間諜!」



--


平日午時中飯時間通常無人的排球社部活室,今日卻氣氛凝重的坐滿了球員,夏日的暑氣將氣氛蒸得更是難耐。


西:「天哪!!怎麼可能....」

東:「我...我說菅原,你真的沒弄錯?」

地:「昨日我和菅找藉口說要請影山湯咖哩關東煮,要一年級的分頭去引開青城,我們把影山帶開。但卻告訴三個一年級不同的正路…。所以,青城的出現在哪條正路就表示是哪個情報洩走了…」

菅:「我真是沒有想到.....,本來以為十有九成會是月島,結果是你?!為什麼你會這麼做?!你該是最要保護影山的啊?!」

地:「隊長相信你一定有你的難處!八成是青城的傢夥逮著了你威脅了什麼!對吧?」

難得由菅原主動扮了扮黑臉,大地十分有默契的撿了白臉來扮,他努力的使自己的音調充滿慈愛的磁性。




「日向,」




大地坐在橙髮的小巨人身側,重重的握著他的肩頭,

「到底是誰恐嚇了你?別擔心,我們一定會要他們付出代價。」


日向一臉不安的搖了搖頭,亮橘的髮隨著搖動,大大的眼中帶著可憐的目光,真像隻無辜的小博美狗。


緣:「日向,是不是人太多了,你有什麼顧忌?不然你說說想告訴哪位,我們剩下的人可以離開的.....」

日:「可以的話我....誰也不想告訴.....那是影山的隱私啊⋯⋯」

菅:「影山知道?!難不成是影山自己要你---」

日:「不是不是啊,是我自己決定這麼做的!算了我說就是!!」

日向握緊了制服的衣角,囁嚅說道:

「因為,影山他.....是喜歡大王的啊!....」


日:「雖然他說大王性格惡劣,總是欺負他、他最害怕的人就是大王者....可是他每次只要說到《及川前輩》表情就會改變.....眼神就亮得好美!上次大王幫了他一次...我這週已經聽他說了十次了啊!我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可他...真的很喜歡大王的.....我知道前輩你們想保護他不被大王欺負,但是這樣影山就沒辦法見到他最喜歡的人了……」


菅:「…日向…」

日:「…對不起菅原前輩,我有想過早點告訴你們其實影山也喜歡大王就好了…可是…畢竟我也是猜的…沒有很確定,上次我想跟影山確認,才說不到半句就被他暴打了一頓嗚嗚嗚嗚…」

菅:「我說日向,你是不是誤會了…你認為,我們會不知道影山喜歡那個該死的及川這麼明顯的事嗎?」

日:「啊?!如果前輩們知道…那為什麼還要阻止大王啊?!他們彼此喜歡不是很好嗎?」

菅:「你這傻孩子!唉…這麼說吧,上週週末,小夏跟著你來學校,吵著要你買飲料給她,那是她最愛喝的汽水,你怎麼不准呢?」

日:「…因為她正在換牙,汽水對牙齒不好啊?這跟那個…」

緣:「一樣的,日向,就像怕糖水讓小夏蛀牙她會很難受。同樣已經知道是對影山會有不好影響的人,即使他自己很喜歡,為了避免讓他陷入悲慘境地,所以要防止他們接近。」

日:「我還是…覺得不對啊!小夏還是小孩子!影山他……我哪能幫他決定好不好呢!」

菅:「在情感方面,無論你或影山對上及川就跟大人對上小孩……不,根本就是大野狼對上小紅帽的等級一樣!」

日:「……上次影山去找大王請教,大王還幫我說話呢,讓影山肯托我想要的球啊!大王應該沒有那麼差的吧!」


地:「真容易收服啊…」

木:「果然是情場萬人斬高手對上初戀都沒有的小處男等級…」

東:「不能怪我們擔心影山啊…這根本是LV.1還拿著木劍的勇者想去單挑LV‧999裝備鑽級的大魔王…我的胃…」

田:「啥?!那個渾球什麼時候跟影山說話的?!該不會已經----」

緣:「看來不像,別擔心。」


菅:「日向!」菅原抓住了小太陽的肩頭,看著那對純真的澄金大眼,下定決心地說道:「我本來真的…不想讓你知道世間的醜惡…不想對你說的那麼清楚的…」


日:「啊?什麼?」

菅:「你知道…影山中一的時候…及川常常欺負他,你知道那是怎樣的欺負嗎? 」

日:「那個還好吧,打個架很正常啊,影山還不是常常揍我!!」

菅:「才不一樣!!」


菅原捏緊指尖,深吸了一口氣…,回想著當初影山語調平常若無奇事的描述。


==


「…我…我說…影…山…,你在做什麼?!」


「欸?不是鍛練腰力的時候可以跨坐在前輩身上嗎?」


菅原瞪大了眼漲紅著臉,愕然看著眼前這個方才將自己推倒壓坐在身上的後輩,而這天才居然一臉無辜的偏頭、表情疑惑的看著自己。


幸虧大地正好不在……否則這種狀況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啊…,菅原欲哭無淚的想著,使力撐起身子,正視對方墨藍的雙瞳,確認了那對張著的天真貓眼中沒有玩笑的意思,他定了定神,開口向影山問道:


「…從沒聽過這種鍛練腰力的…方法,影山,誰教你的?」


「以前中學一年級時,一個非常非常厲害非常非常強的二傳手前輩~~」


等等,這傢伙的眼睛是不是突然發出了三千流明的強烈白光,不不不,是粉紅色的光芒,菅原愣然發現說出這句話時的天才後輩,好像…瞬間幼化了三歲,瞳中出現了兩顆跳動愛心…。


「那麼…那位<非常非常厲害>的前輩是怎麼教你的----」

「及川前輩教了我很多種鍛練的方法呢!像是這樣<咚啪>的用大腿…」

影山像是好容易找到了可以分享的對象,開心的把過去及川傳授的九招十八式告訴菅原。


但身下的前輩顯然沒那麼有餘裕,菅原孝支臉色漲紅得要看不清眼下的淚痣,被特定摩擦的部位實在讓他尷尬不止,忙用盡全身氣力起身壓制後輩的動作。


「菅原前輩?」

注意到前輩異樣的表情,影山停下了動作,臉上有著慌張的歉意。

「果然,我跟前輩還不算是熟悉的前後輩,不能這樣做嗎?」


「熟悉的…那是什麼意思?」

「教我的前輩說的,這種練習方法只有最熟最親近的前後輩可以對練,他畢業了之後,之後的前後輩都跟我合不來…我以為菅原前輩是對我最好的前輩了…所以…」


小黑貓垂下了耳朵,臉上帶著失望與愧疚,靜靜的從菅原的身上退了下來,低著頭仿若等待責罵的坐在一邊。


菅原忙摸了摸他圓滾滾的腦袋,順了順柔軟的黑髮,柔聲安慰他表示沒有怪他,保證他與自己已是夠熟悉親近的前後輩,接著正色警告:


「聽好,影山,無論有多親近、多要好、都不能對別人這麼做!也不能讓別人對你這麼做,知道了嗎?」


「可是…及川前輩說…」


那傢伙不是個好人啊啊啊,菅原在心中吶喊,順便在腦海中跑了一遍「校園性騷擾防治法通報流程」,考量事發過去已久、舉證困難,就算現下舉發也不過給這天真的天才二度傷害難以將對方定罪,又那位及川好似在影山的心中有著特殊的地位,讓他知道心中的偶像如此不堪…一來他不一定信,二來對他的打擊又未免太大…


通盤考量後,菅原決定左右哄過,不做詳說…但現在…


==


菅:「日向,你要知道,及川做的事有多麼齷齪!!!你想像一下,像是讓影山張著大腿跪坐在他身上摩擦(嗶---),再要他上下動(消音---),根本是為了滿足及川的(消音---)(消音---),還有要影山趴著前胸著地,讓他從後面(消音---)頂住(消音---)再用力的(消音---),這根本就是在(消音---)(消音---),還讓影山躺著抬起一條腿再由他用(消音---)壓下(消音---),跟(消音---)(消音---),接著再(消音---),另外…」


緣:「菅原前輩!!別說了!!日向他快燒起來啦!!」

東:「日向!日向!天啊他眼都直了頭好燙啊!!怎…怎麼辦啊……」

潔:「冷毛巾跟敷袋在這。」

西:「潔子前輩真是太厲害了,準備得好週到啊!」

地:「菅……你也未免說得太…直白……你也考量一下日向的程度,哪有辦法一下接受這麼多…呃…現實?」

菅:「所以我之前才不願意明講嘛…大地現在是在怪我?嗯? 」(微~笑~~)

地:「…沒有,我怎麼敢…」

木:(小聲)「現在連我都要懷疑他們誰上誰下了…」

成:(小聲)「就是啊…菅前輩真的好MAN啊雖然頂著那張秀氣的臉…」

田:「等一下!!潔子前輩怎麼能讓日向枕在妳美麗聖潔的大腿上,我絕不允許---」

潔:(瞪眼~)「閉嘴!」

田中與西谷立馬正姿跪坐安靜待一旁。

緣:「真厲害啊,潔子前輩。明年妳畢業了我還真不知道能拿啥來鎮住這對活寶…。」



叮咚噹咚。


傳承幾世代人記憶的單調16響鐘聲迴蕩校園,影山像往日一般急速衝至體育館,卻看到日向已在場內,他正懊惱今日居然輸給了這小短腿,日向轉頭看向他,突然地表情一軟、鼻頭一紅、大大的眼中湧出了斗大的淚珠。


「喂…日向?」

「哇啊啊啊啊啊!!影山!!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橙髮的小巨人以他極佳的彈跳力和運動神經快速飛撲而來,瞬間呆愣的影山被抱了個滿懷撞倒在地,日向用盡全力緊緊的抱緊了他。


「嗚嗚嗚嗚嗚……對不起!!影山,都是…我不好…我太笨了…差一點…差一點…就讓你被……嗚嗚嗚嗚嗚…」

「喂……你…呆子!!搞什麼啊!!」


影山嚇著了,驚慌的看了週圍,在場的前輩們居然都微笑的點頭看著,沒一個人有阻止一下這小白痴的意思,現在是怎樣?!


「…嗚嗚嗚…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的!!絕對不會再讓你被這樣那樣那樣這樣…」

「你到底在弄什麼毛!!呆子!!天啊鼻涕…髒死了!!日向呆子!!!!」



( 註:事實上,及川沒有做得那麼誇張…就是帶了點特殊意味的欺負,是影山的說明太差,示範的姿勢太曖昧,菅原又已經有了成見,然後女兒被欺負了的媽媽的想像情節越演越烈就變成這樣了XD。)



--



拉麵店裡,聽了花卷裝模作樣的宣言後,四人陷入沉思,及川首先發難。


及:「不可能!!隊長對金田一跟小國見是那麼的疼愛!對他們的個性特點都了解的這麼透徹,比起國王小飛雄簡直一個是天一個是地,他們怎麼可能背叛我!!」

花:「不是他們二個就是我們三個,難道你會覺得是我們三個?」

及:「…啦啦難說啊…說不定小岩太愛我了,所以捨不得------呀!好痛啊!!!」

岩:「及川徹你他媽的再講這種噁爛的話我就不鳥你了!!」

松:「岩泉你是真動氣了啊,全名都叫出來了。」

花:「是比較氣被認為喜歡及川還是比較氣被他當背叛者?」


岩泉拿了背包背上站起,作勢走人,背影透著決絕…及川再次抱了上去!


及:「哇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小岩我錯了都是我不好求求你不要拋棄我啊我不能沒有你啊小岩~~~」

松:「我看岩泉你就接受及川好了,這樣一切都解決了,省得烏野跟我們的麻煩你說是吧~」

岩:「松。川。一。靜…」

松:「抱歉!倒帶,洗掉。那個所以說花卷也對哪個是SPY沒有頭緒?」

花:<…你也轉得太硬…>「啊啊,的確是難搞,畢竟那兩隻總是黏在一起,對於及川影山的事知道的也差不多一樣,實在想不到有啥法子能分辨是哪個…而且這間碟好當,傳個訊給烏野的某人就好,這兩個好像一個跟烏野的10號不錯一個跟11號不錯,都有機會…」

及:「唉…及川先生真是前路坎坷,下週日就是我的生日啦!!要在那之前找出背叛者還要破解烏野的防禦陣還要讓小飛雄答應我的告白還要進展夠快可以----痛痛痛!小岩!!為什麼你今天特別的暴力呢!!」

岩:「我不想聽到那些噁心的想法從你嘴裡說出來,給我吞下去!!」

及:「ひどいよ~~~」

花:「你生日前能告白就不錯了,剩下的你就別想了!乖乖的等到烏野的9號也滿十八了,再合法的實現你腦中的妄想吧。老實說,我們現在連抓自己隊內的背叛者都沒個頭緒…及川你真沒得罪過那兩個小輩?」

松:「要我猜的話就金田一吧,我總覺得他對那個影山有特殊的執著…保不定受到及川的刺激突然發現自己的感情?」

國:「不是那樣的喔,金田一他啊,只是從中學時就非常渴望得到影山的肯定,偏偏無論怎麼努力國王都不滿意,他一直沒能從影山那裡得到一點稱讚一點感謝,就像等著爸媽摸頭的孩子一般執著哪…」

花:「這樣啊,這傻孩子也辛苦了,況且也是金田一能得到烏野的神祕情報,我本是擔心他是交換得來的……欸…!!!」


四人驚愕的從座位上站起,四隻手指同時顫抖指向後桌正優雅地「啪嗒」一聲將免洗筷完美的分成兩隻的國見英。


國:「怎麼了嗎?各位?」


國見轉頭微笑著,夾起鹽味奶油拉麵的叉燒放入口中,不疾不緩的細嚼後吞下,面向四個撐眼張口說不出話的三年生們。


國:「別這麼驚慌嘛前輩們,我們可是隊友啊~~是吧?隊長?^_____^~~」

(待續)




--


究竟小國見是不是背叛者呢?

面對團結起的的烏野青城派該如何應對?

及川生日前能不能達成他的宿願向小飛雄表達他的愛意呢?

 

敬請期待下集



應該只有下集了啦…要是爆字數就全塞下集吧…



謝謝觀賞

歡迎給心給評給感想

更歡迎給點腦洞靈感啊~~

评论(28)

热度(97)